千万不要跟这样的人发生关系哪怕再喜欢

1

浑身痛得厉害,仿佛被巨石碾压过一般。眼皮沉重,身体似乎虚浮在空中。

恍惚间,叶知郁似乎听见了有人说话的声音,一开始不是很分明,然而渐渐却趋于清晰。

“昏迷快两周了,什么时候能清醒?”是陌生男人的声音,沉稳干练中带着难以抗拒的威严。

回答他的是陌生女人冷冰冰的声音:“报告首长,医疗班说那个女人恢复能力惊人,近日就差不多了。”

“医疗班的人呢。”

“报告首长,我们派遣查探情报的小分队在X国边境遭到不明袭击,医疗资源不足,顾队长带人去了。”

那边突然一阵诡异的静默,许久,带有磁性的男声再次缓缓响起。

“她醒来了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

干脆有力的一声应和之后,四周再次陷入了安静。

叶知郁听得云里雾里,意识依旧迷糊,只是觉得眼皮很重,睁不开,头很痛,记忆断层。

闭着眼睛慢慢回想,她这才依稀想起来——刺耳的刹车声,人们的惊叫,猛烈得仿佛分筋错骨的冲击力——是了!她在十字路口执勤的时候为了救一个腿脚不方便的老人,被车子给撞了!

然而她如今该是在哪里?

唯一可以确定的,医院!

心下有些混沌地想着,意识却又渐渐模糊了起来。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叶知郁只觉得浑身仿佛被什么碾压过一样疼痛难耐,她动了动唇,却发现嗓子干涩得根本发不出声音。

耳边传来关门的声音,皮靴踩在地上一般的“哒哒”声渐至身边。

“既然醒了,就把这个吃下去。”冰冷的女声在房间里响起,叶知郁看着被递至唇边的白色胶囊,动了动唇,总算是挤出了一句话:“这里是哪里?”声音却沙哑得让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不想受痛就吃下去,哪里来的废话。”不近人情的调子多了些毫不掩饰的不耐。

叶知郁心里咯噔一下,最终还是乖乖张口。

胶囊被塞进嘴里,陌生的女人将她的头部轻轻托起,毫不温柔地灌进温水。干裂的唇瓣猛然颤抖了一下,叶知郁就尝到了嘴里的血腥味。

借着头被托起的视角,叶知郁扫视了下自己所在的房间,四壁和房顶保持一致画风——都是黑灰色,只有一扇小窗户,透出一些光亮,小窗的对面就是这个女人进来的铁门,整个房间给人感觉十分压抑,好像是……

牢房?!

叶知郁想着,心下当即一惊。

这不能够啊,想来她一个正规警校毕业的小交警安分守法纯良无害爱党爱人民,该是什么事儿让她给抓到这儿来?莫非——

脑袋就被人毫不温柔地放回了枕头上。

“你和绝影是什么关系?”冰冷的女声好像一道惊雷,让叶知郁心里暗暗抽了一口气。

怎么会,她明明做得谨慎……

纵使心中错愕,然而叶姑娘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干涩淌血的唇扯出一个温良无害的笑容,殊不知这让她看上去有些狰狞可怕。

“你在说什么?”

凌曜阳冷冷横了叶知郁一眼,神色一凛,“啪”地按下水杯——跟她装傻?看她这就——

“下去。”

沉稳的男声好像温泉水磨过的沙石,带着惑人的质感,低低在房间里荡开,听得叶知郁心里的那根弦微微颤了一下。

以她的视角,正好看见男人挺括的军装,目光再往上便只能看到男人的肩部,一枚金星和一朵松花大大方方地挂在那里——哇!

叶知郁当即惊叹——竟然是少将级别!

原本还在她面前张牙舞爪的女人顿时像一只乖顺的猫咪收敛起锋芒,神色有些急切:“首长,我以为——”

“下去,我来。”简单的一句,却包含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叶知郁知道,那是长年身处高位者才能沉淀出来的气质,她曾经就在哥哥身上见到过。

陌生女人没再说话,十分利落地敬了个礼,又意味深长地盯着她看了一眼,冷厉非常,这才走出了房间。

铁门发出“砰”的一声,锁上了。

房间里只剩下叶知郁和这个陌生男人,她看不见他的样子,却觉得空气仿佛已经凝滞,压抑得她几乎屏息。

两人沉默着,叶大姑娘那向来引以为傲的拥有以上智商的大脑却在此刻十分没有出息地停止转动了。

她能感觉到,那个男人停留在自己身上来回扫视的目光,反复打量,锐利得仿佛可以穿透她的……

脸颊一热——可怕,她在想什么!

不知沉默了多久,男人终于再次出声,开门见山就是一句:“说吧,和绝影是什么关系?”

有了刚才那个女人的预防针,叶大姑娘这次镇定多了,神色正经地回答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绝影’,你也玩三国杀?”

这个小幽默并没能让气氛缓和些,倒是那边久久无言的男人让叶知郁觉得自己的笑话真是冷透了。

皮靴叩击地板的声音渐近,每一下都像是敲在了叶知郁的心上。

这下,她看清了男人的面容,心中却惊叹出声——好一个惊为天人的极品逆天帅哥!!

眼前的男人有雕刻般深刻的面部线条,眼睛仿若墨染,眸光锐利。一身挺括的军装在他身上被穿得有款有型,衣服的第一课扣子没有扣上,倒是让整个人平添几分不羁的痞气,正正经经的军装不知为何偏偏给这男人传出了一种制服诱惑的味道。那种极其危险而又惑人的感觉不可思议地融合在一起——

这简直、简直了!

男人看着眼前女人眼中蹭地亮起来的精光,剑眉微蹙,眼中染上了几分轻蔑。

“你就是绝影的女人?”那语气可不是疑问句,听得叶知郁当即从怔忡中回过神来。

将这话从脑中又仔仔细细过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一个字之后,她强忍住胸口的笑意和为了忍住笑意而弥漫开的痛意,正色道:“报告长官,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叶知郁此刻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绝影的女人?他们究竟是查到了什么才会得出这么半吊子的结论?

她才不是什么绝影的女人!她——叶家大姑娘——就是网络上二进制码分分钟字手速,自己研发的“天眼”程序能够背后监视全球所有的电子监视器和部分卫星设备,让众黑客闻风丧胆的绝、影、本、人!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童叟无欺七天包退哦亲~

“报告长官,我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男人闻言双眼一眯,迸出寒光:“我看,你是想和我装傻到底。”那语气比起方才更是危险几分,叶知郁心下微微一抖。

男人似乎看出了她心中的怯意,唇边蓦然扯出一个冷笑,下一秒,他已弯下腰,两人鼻尖之间的距离近到可以用个位数的厘米计算。

眼前瞬间放大的俊脸和逼人寒气让叶知郁心头一跳,下意识攥紧手掌。

当交警一个月熟悉了的冷硬触感却在这时提醒她,自己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被铐住了。可是,真正有意识开始察觉自己身体状况的叶大姑娘这时才发现,这还不是最绝望的——被子与肌肤直接摩挲的粗糙触感和下.体传来的传来的丝丝凉意正在提醒她——自己下面此刻,什么都没有穿!!!

叶大姑娘看着面前近在咫尺引人犯罪的面孔,脑袋当即打结了,心中只剩一句呐喊——

靠!这特么是要SM的节奏么!?

2

制服,手铐,牢房,昏黄光线,作为一个资深的A片研究者,叶姑娘此刻可以拍着胸脯负责任地表示,这场景真特么是该死的有气氛!

小心脏十分不争气地跳得大声,让叶知郁几乎怀疑这男人以这样的距离可以听到。所幸是周遭光线不好,足够隐藏她脸上的潮红。

曲项天也在打量这距离自己咫尺的女人,车祸留下的淤青还耀武扬威地留在脸上,尖削的下巴让她的脸看上去还不足他的巴掌大,衬得那双黑色的眼睛分外大,分外无辜。

那双眼睛此刻湿润而带着雾气,却格外的亮,意外让她整个人清纯中揉进几分妖媚。

可以见得,如果不受伤,她毫无意外该是个能第一眼就给任何男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女人。一瞬间的恍惚,他几乎觉得自己记忆极深处,也有见过过这样一双眼睛。

荒唐!

眼底因愠怒染上寒霜,剑眉紧蹙。

这样的女人,是绝影的情妇?

这女人不过刚入警察局一年,处理在自己管辖区域的交通事故,总是第一个到达现场并圆满解决,更抓获小偷、抢劫犯无数,协助帝京刑事案件侦查大队捕获许多在逃的亡命之徒,短短时日便成为交通局局长眼下的红人。

绝影在网上企图盗取毒蛇情报,数次被他拦截。那人很聪明,知道量力而行,总是浅尝辄止,见状不好脚底抹油。唯一让他抓住的一次便是他残留的子网DNS码掩码和曾经赤刃捣毁的一个FBK武器工厂掩码相同。

Joker雇绝影来打探毒蛇,这种阴招既然玩了,他没理由不奉陪。

绝影行踪诡谲,李沉最近终于通过一张绝影使用过的银行卡的交易信息,顺藤摸瓜,终于找到这个女人。

她这样高的离谱的业绩,没有蹊跷曲项天绝不相信。

思及此处,男人脸上的神情又冷酷了几分,轻轻扯唇,吐出残忍的句子。

“嘴硬,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叶知郁干笑两声道:“长官她刚刚叫你首长,你是什么首长啊?官高不高?”

男人剑眉一拧,冷笑两声,薄唇吐出一个字。

“高。”

叶知郁愣了一下,又笑嘻嘻地接下去:“有多高?”

男人眼睛一眯,寒意乍现:“高到,足够处理掉你。”

叶知郁闻言身体颤动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看向神色不似开玩笑的男人。

“你这样是用私刑!!是违法的!”

“违法?”

男人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温热的气息喷在叶知郁的脸上,却仿佛瞬间凝成冰雾。

粗糙的手掌抚上她的脸颊,状似暧昧亲昵,却恶质地按痛她脸上的淤青。

她在他墨染的眼中看见了苍白的自己。攥紧手心,叶知郁告诉自己要越是这样越是要镇定,她又没干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然而这样的话却完全说服不了自己,她的身体已然因为这个男人的触摸和注视而颤抖得厉害。

“我好歹是公务员,是国家执法人员,你不能——”

下面的话尽数卡在了喉咙里,身下一凉,原本密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已经被这陌生男人掀开。

男人稍稍抬起身来,恶质的目光仔仔细细将她的全身打量了一遍,她的身形纤细,显然是没怎么锻炼过,他的旧军服短袖穿在她身上更是显得她身材玲珑非常,别有一番味道。

分明自己已经如砧板上的鱼肉。这样关口,这女人还能冷静与他周旋,

染墨的黑眸中多了一丝欣赏的味道。

“看来是个硬骨头?”

“谁的骨头不是硬的,哦,莫非长官大人的,是软的?”

叶知郁这话说得一语双关,几乎是对于男人最不能说的挑衅,果然话音刚落冷厉的眼刀便剜了过来,

那道眼神过于放肆,她庆幸自己身上还是有衣服,但似乎只能将将好盖住下面不该露出来的部位。这毕竟是在床上,连一向大大咧咧的叶知郁自己都觉得这种穿法太过于暧昧。

随着男人不带温度的目光,叶知郁下意识地夹紧双腿,脸上已经燥热得不像话。

就算她是个资深A片研究者但毕竟还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交过,唯一喜欢过的邻居家男孩也在她五岁时出了车祸。这样被男人放肆地注视,还是第一次。

是了,她就是为了她死去的翊哥哥才立志当一名交警,发誓管理起一方交通的安全畅通。天眼程序也是被她用以正道——可是为什么现在她却会遇上这种事情?

下颚突然被人用力捏住,和方才身上的痛比起来虽然不算什么,却还是让她不由吃痛地抽了一口气。

她的反应似乎让男人十分满意,唇畔的笑容愈发残忍了几分。

“嘶啦——”

衣服撕裂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听上去格外清晰,撩动暧昧。

至此,叶知郁终于再不能保持淡定,因为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正在肆无忌惮地观察她的身体。鹰隼般的锐利双眸随着打量眸色逐渐深浓,叶知郁虽然不晓人事,女性直觉却让她直觉危险。

“你……不能这样……”她几乎是用尽力气才能克制住嗓音的颤抖。

男人眉梢一挑,语气玩味:“你说什么?我不能什么?”

那情景太过凶猛,叶知郁不敢低头去看,只是拼命咬着唇。

手上猛然使劲,痛得叶知郁几乎飚出泪来。

男人猛地凑近她,薄唇几乎贴上她的耳畔,让她身体莫名颤栗。

“老子告诉你,不说实话,老子让你知道老子究竟有多能。”

后续故事精彩不断!

点击左下方继续阅读!

↓↓↓↓









































白癜风身上复发该要怎么办怎么治疗
北京学生治疗白癜风费用



转载请注明:http://www.jiaju1314.com/zyyd/8422.html

  • 上一篇文章:
  •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